您当前位置:首页  首页  心情驿站
  • 当兵的女孩
作者:   更新日期2008-11-24   信息来源:   点击:1805
    列车行近好久了。结伴的人们有的在聊着本单位的趣事,有的打起了扑克。我很不习惯孤独旅行,没有交流地干坐着总感觉一种寂寞。把目光长久的投向窗外,而那景物也就看倦了。在我把目光收回时,就感觉一双眼睛从一个小桌旁投射过来,迎视过去的一瞬,那目光又投向了窗外。

    这是一个当兵的女孩,看样子也是孤身一人。他顶多18岁,眼睛里透着雅气与纯静。她把手支在腮下时,脸部线条十分明显地显现出来。是个女兵的形象,一道浅黄色的杠杠扛在绿色的肩章上,表明是个新战士,是头一次探家,还是外出执行任务?在今天,像她怎么大的女孩子要么正在上高中,要么刚考上大学,在家长和老师的呵护下继续从家门到校门的简单路程,很少有人从戎远行的。她当是一个例外。因而她多少有带种成熟感。同那些女孩比起来。在她的心目中,当兵,也许是最神圣的选择呢。

    这么想的时候,我觉得我们已经在交流了。

    时间有了车一般的速度。那轮圆圆的太阳很快就跃进水田里去了,将水溅了一层红光。红光反映过来,女兵的脸微微勾了一线红润。这个剪影很有些艺术。毕竟不认识,如熟悉我会抓拍一张不错的照片。

    当兵的女孩,当兵是你的宿愿吗?现在可供的选择太多了。当兵要远离亲人,要受很多约束,吃很多的苦,你细细都想过了吗?当兵的一身戎装遮体,最青春的年华被武装起来,少一份自在潇洒;现今流行的小背心与超短裙与你无缘,金首饰、红发梢不敢浪漫,严肃、正规、整齐、稳重成为你最明显的特征。女兵,你也许以此为一种追求一种自豪,那么你不同于那些依然学生气十足的女孩,不同于那些整日展现于街上的女孩,你是地道的一名有责任与使命的当代军人。

    夜降临了。当你光着脚爬上中铺,我有看到一个小女孩的影子。那细白的小脚,每个脚趾都涂了层淡淡的指甲油,光光泽泽地像一对艺术品。你纯真烂漫的少女之情、天性自然的爱美之心显现出来。这种微妙包在鞋里,平时没有人知晓的。可以想象在你选择了美的一种方式去付诸行动的细微与认真。那不亚于描眉、画眼线、抹口红吧?而这些你不能,你只能从此种形式表达一种向往。

    女兵,毕竟是女孩子。

    我身后的几个人兴致勃勃的谈起了战争。这是早晨刚上车的几个退役中年人。其中的一个竟然上过前线,立过三等功。他操着湖南口音的时候,不住的展现面部表情,以不堪回首地表明战争的艰苦与惨烈。这些人谈着、笑着,毕竟是过来人,带着种自豪感,就像和我谈论经历过的大地震。

    隔窗而座的女兵,不知听没听到这里的谈论,他依然以手托腮静静地望着窗外。窗外正是一个隧道接着一个隧道了,黑暗与光明交替地闪现,它能从中看到些什么,感觉到些什么呢?

    我觉得这样的女孩不应属于战争,他们是和平的装饰。她柔和的肩上,能站立两只安详的鸽子。当然那消瘦的肩膀也属于钢枪。战士应该是善战的,但不是好战的,战士排起来是一条和平线而不该是一条战线。军人以保卫和平为宗旨而不是以战争为目的。

    然而当和平需要以战争的形式来确立时,你怕吗女兵?你敢于柔弱的身躯迎上去以保护芸芸平民百姓吗?

    我想你会的,因为,你是一名中国军人。

    在一部记实电影中,我看到一个女兵墓。我在她十八岁的鲜花前停留了很久。泪水模糊过一个男子汉的双眼。不知为什么,几年过去了,一看见女兵我就想去那个沉默的女兵墓,那个有着和平信念的小女孩。他也许和你一样,偷偷的染了小脚趾,或许还有那些不为我们所指的对美地表达。她也许也经历过怎么长长的旅程,离别父母时有一番衷肠话语;她也许会有一个男孩在心目中陪伴着,直到她微笑道最后一刻。

    女兵,原谅我作此联想。而这种联想,使你在我面前英武起来,我的目光里有一种敬意呢。

    列车跑了两天两夜,我们似乎交谈了好久,好久。我早已忘却了旅途的寂寞。每当我的目光扫向你时,都见你那美丽柔和的目光迎过来。当兵的女孩,我们的性格许是一样的,矜持、内向而有善解人意。我们对人生的信仰、追求,许都是一条线路上,就像这穿山越岭,一往直前的列车…